四川第一家專注川藏旅游的旅行社一手資源,四川國旅第一家分社給旅游賦予川藏最完美的詮釋,24小時熱線:400-674-6004

青海快3走势图表  >  攻略  >  貢嘎線攻略  >  七藏溝攻略  >  關于七藏溝的那幾件事

青海快3开奖查询:關于七藏溝的那幾件事

更新時間:2019-05-16 小編:漫步時光 0 1186
來時去時路,清風閑草彩樹,天池水凈洗舊影,泥衫枕草品香茗,紅顏笑,篝火濃,夜沉馬嘶鳴,溪流不罷唱,熟夢不知寒,人生浮渡今如水,夜漫長,大山深處!

青海快3走势图表 www.uhwyt.icu  七藏溝,位于四川西北、川主寺鎮北部,毗鄰黃龍機場。在著名的黃龍景區和九寨溝景區的后山部分。方圓約五十平方公里,其間草深木繁,高峰林立,溪水潺潺 卻渺無人煙。七藏溝由卡卡溝、阿翁溝、紅星溝等組成。七藏溝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原始和安詳。沿路的風景,沒有一絲一毫人為開發的痕跡。行走在海拔將近 4000米的山溝里,呼吸著最原始的空氣,來到豁然開朗的長海子。碧波蕩漾的海子,在湛藍的天空底下尤為壯觀。翻越埡口的成就感,伴隨著遠近的雪山迎面而 來,感覺到的是前所未有的震撼。草海是典型的高原濕地,盡管面積不如若爾蓋草海,但它的純粹和原始讓你不由自主地怦然心動。紅星海子更是魅力難擋:仰面 可見的雪山,寂靜的山林,綠色的海子,無一不令人陶醉其間。(摘自百度百科)
     2011年9月29日,我們到達成都。這個地方我再熟悉不過,往年也是這個時候在此落腳以待出發,因為此時的機票相對便宜,也為了在成都準備一些出行的物 資?;獬魴諧閃私甑牧饜?,每個風景優美的地方都密密麻麻地聚集著游客和驢友,成都的高山氣罐在兩天內賣斷了貨,若不是和戶外店的職員提前打好招呼第二 天去提領,估計這趟行程只能一路上吃干糧了?;購夢藝飧鎏煊擅娜順S欣咸煬旃?,一切都很順利,物資也在兩天內置辦齊全,余點時間還故地重游了成都的錦 里、春熙路和寬窄巷子,也再次品嘗了成都的串串香、冒菜、特色火鍋和其它成都小吃,不過CPI的上漲也體現在了這個原本安逸的西部城市中,冒菜的價格居然 翻了一倍!國人口袋中這拮據的銀子是越來越不值錢了!
     2011年10月1日,我、SASA、麒麟,一行人坐上開往川主寺的班車,由于班車是9點30開,一路上遇到了外出旅行的車水馬龍,把通往九寨溝方向的路堵得嚴嚴實實,這讓我想起了北京,北京的汽油80%都燒在了那些破 路上了。我在車里睡了一覺又一覺,終于在我覺得把好幾天的覺都睡夠了時,車到了川主寺。由于以小密為主的先頭部隊已經盤踞在了川主寺的一個簡易旅館中,我們便省去尋找住處的麻煩,下車后,冒著夜色和小雨,我們趕赴駐地。
      吃飯、洗臉、刷牙、睡覺,一切按部就班,我是個隨遇而安的人,雖然旅館簡陋,我睡得倒也算安詳,只是半夜起身一次到樓下放水,等我回來躺下不久,同屋的麒 麟同學也起身去放水,估計是晚上的面做稀了,這湯湯水水的愣是沒能存到第二天。麒麟這一起身不要緊,估計是著涼了,為后續的悲慘故事埋了個伏筆。      第二天,一大早,我的手機便響了起來,老李結結巴巴地說,他們到旅館門口了,讓我們趕緊收拾,要出發了......


【卡卡溝口-長海子】
我一直不羨慕偉人或名人,因為他們活得都不太容易,在我看來,真正幸福的人是不會想著去出名的,也不會想著去闖天下或改天換地,甚至不會主動去改變現狀,或許還會變得有點懶。         2011年10月2日。
     ?    兩輛車從川主寺前后出發,我、麒麟、SASA做后 面出發的一輛小車。車在半途中買了些蔬菜,隨后,沿著平坦的公路行駛,大約半個小時,車到了卡卡溝口。下了車,看到小密一伙已經在路邊整理好了行李,每個 人都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今天確實有點冷,沒有太陽,潮濕的空氣中還飄著一絲絲小雨。我們也趕緊收拾停當,開始從公路下到了溝口,溝口有個營地,營地里殘留著一堆尚未熄滅的篝火和星星點點的牛糞。在藏區,只要是食草類動物的糞便都算是寶,因為曬 干的糞便可以用來燒火,不過,這些前面馬幫所遺灑的寶貝,時時刻刻在提醒我們,這是一條繁華的旅行線路。
         ??營地上,人都到齊, 卻發現不見了老李的蹤跡,經過多方打探,終于發現他在附件另外一撥龐大的隊伍里,我上前問他馬匹的事,他答道:“把行李放到這里就好,人跟著前面的隊伍 走”,看來又是把我們的馬匹給合并到其它隊伍里了,緊接著,老李指著后面走來的一個小個男人說道,“我待會兒要去帶另外一只隊伍,這幾天你們就跟著他 走”。小個男人姓陳,按照慣例,我們都叫他老陳。
         ??我們把輜重物質交給馬隊,隨身衣物、用品、食物都由各人背著。進溝的路,很平坦,空氣很清新,夾著淡淡的牛糞的味道,讓我回想起童年時在農村的石板路上行走的光景。

【這條河,清澈!冰涼!水,不深,卻很急!】
出發不久,悲劇便發生了,小密在過橋的時候掉到了水里。10月的七藏溝,氣溫也就在5度左右,我不知道小密是怎么“水里逃生”的,因為在我遇上他們的時候, 影子正伺候著他在一塊大石頭上更衣,真是不幸中的萬幸!這讓我想起鐵鎬戶外在夏特的悲劇!看來老天還是眷顧我們的,和小密開了個小小的玩笑,也無大礙,在慰問完畢后,我、麒麟、LISA先行于前,其余第二梯隊的隊員后來跟上。因為感冒的原因,麒麟今天的狀態低迷,午飯后,才走了幾公里便大汗淋漓,頭重腳輕,再加上這是第一次上高原,雖然已經吃過藥,體力仍然嚴重不濟。我們在一個大石頭邊停下休息,順便補充了一些干糧、熟食,俗話說:“笨鳥先飛,慢驢先走”,沒歇多久,SASA說:“我走得慢,先走”,于是她便跟著經 過的隊伍先行,我陪著麒麟在大石頭上悠閑地休息著。大約半個小時后,我們繼續出發,由于擔心SASA走得太遠,我便和麒麟說道,我到前頭等著他,讓他慢慢 走, 說完后,我便加大了腳步,向前趕去。經過半個小時的趕路,我終于看到了SASA的背影。第一天的路,基本都是沿著河邊前行,途中需要經過許多次獨木橋,所 謂的“獨木橋”,也就是在河面上橫躺著一兩棵或粗或細的枯木,走過時,不但濕滑,而且搖晃。
又到了一座獨木橋,由于橫駕在河上的兩根木頭只有小碗口般粗細,因此,人走在上面晃晃悠悠,若是沒有扶持,極容易掉進河里。好不容易和SASA安全地通過 了獨木橋,想起麒麟一個人還在后頭,萬一屆時一個人過河,掉進河里......不堪想象!于是,我讓SASA先走,我在河邊等著麒麟。等啊等...... 不知過了多少波過橋的驢友!直到等到了小密、單行道、影子一撥人,仍不見麒麟的身影。經過詢問,小密他們居然沒有見到麒麟,要知道一路上人來人往,路跡明 顯,想迷路都難,這家伙會到哪里去了?此時,我心中有無數的猜想:掉進河里,被水沖走了?遇到野獸,給吃了?體力不支,返回了?吃飽撐著瞎逛,迷路了?這 些都有可能!可憐的娃,第一次跟著我上高原,萬一出點事,我可怎么去面對他的妻兒老小還有北京的一班戶外朋友??!想到這,我便不再等待了。我過了橋,開始 往回走。往回的路,是下坡,我邊走,邊喊,一路上又遇到了幾撥驢友,一問,都說沒見到此人,大約40分鐘后,我又回到了我們分手的那個大石頭,此時后面已 經沒人了.....?.
無奈之下,我只好又沿著路往回走,這條路雖然不是很漫長,但是在背著重裝走了三次后,我開始有些崩潰了。在回到原先等待的獨木橋邊時,天色已經開始黯淡,路上除了飛過的野鳥,只有我一人在行走......前面的路顯得那么漫長......
大約一個小時后,我終于看到了裊裊升起的炊煙,看來營地就在眼前了,于是我加緊了步伐......果然,這是個營地,不過,不幸的是,這不是我們的營地, 據此營地的馬幫向導說,長海營地離此還有將近兩個小時的路程,聽到這句話,我心拔涼拔涼的,因為這時天色已有三成黑,估計再過一個小時,夜幕將完全降臨,到那時候,我得一個人在黑暗中行走陌生的山路??捎鐘惺裁窗旆??只好繼續往前趕。
前面是座山,在以往,這樣的小山,我會很輕松地翻越,不過此時,我卻覺得雙腳異常沉重,可能是因為一路趕路趕得太急的原因,體力有些透支,前面的路不是靠 一口氣能走完的,于是我卸下了包,拿出干糧,補充能量。15分鐘后,繼續前行......在我即將爬上山頭的時候,看到前面一個藏民騎著一匹馬向我走來, 手中還牽著一匹馬,我問他去哪里,他答道,去下面營地接人,又問我要不要騎馬,我猶豫了一下,想到寒冷的夜晚即將來臨,SASA估計還在營地等著我,于是 便和藏民談下了價格,騎上了馬 ?。
其實,后面的路并不長,如果走,估計也就一個小時左右。馬兒爬上山頭,沿著山腰的小路一顛一顛地走著,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遠遠地我看到了營地,在下坡的路 上,昏暗的夜色中,我突然看到前面有個熟悉的身影在蹣跚而行,那人仿佛就是我朝思暮想的麒麟?。?!于是我沖著他大喊,前面的人轉過了頭,謝天謝地,果然是 他!到他跟前,我下了馬,見他神情憔悴,還沒等我問話,便說道:“唉迷路了,迷路了”,沒多聊,我讓他上馬,一起走完最后的一段路。
到了營地,天已經完全黑了,下起了小雪,在一番尋覓后,找到了SASA,帳篷也已經搭好了,謝天謝地,今天的行程總算有驚無險,于是,趕緊燒火做飯......

 2011年10月3日,天陰冷,由于昨天的意外所導致的體力消耗,今天起得有點晚,營地的一些隊伍已早早出發。今天的早餐比較簡單,喝了些粥,吃了些干 糧,等我們吃完,大部分隊伍都已經開拔了。吸取了昨天的教訓,麒麟決定今天要跟著大部隊走,于是便與我們道別,跟上了大部隊。在我印象中,每次戶外扎營, 我總是最后一個起床,最后一個拔營,不過往往是最先一撥到達。今天我們也是最后兩個,出發時,已經11點多。
今天的路不算漫長,不過一開始便需要爬一個漫長的埡口,埡口海拔4000米左右。這個看似不高的埡口,我們爬了2個多小時,到達埡口頂部時,已經是13點30分。 由于早飯吃得晚,此時肚子還不覺得餓,于是決定午飯稍晚一些吃,繼續前進。 過了此埡口后,后續的路便是沿著山腰緩慢地上升和下降。
下午兩點,天上飄起了星星點點的雪花。SASA很興奮,畢竟,作為南方人,看到10月飛雪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不過,這種興奮感很快被劈天蓋地的鵝毛大雪所淹沒了。雪來得太急了,還沒反應過來,眼前便已是白茫茫的一片。悲慘的行程開始了。
路,橫切在半山腰上,不但崎嶇而且泥濘,前面的路被經過的人、馬踩成了坑坑洼洼的泥坑,和著雪和馬糞,又濕又滑。這一路,基本是一步三滑,摔跤無數。
下午四點,我們走到了一個山頭,此后的路便是一路下 降,雪也停止了。經過這兩個小時的艱難跋涉,SASA的體力消耗很大,此間除了吃幾塊巧克力便無其他能量補充,這滿地的泥濘又不適合卸包進餐,于是只好鼓 勵她再堅持一會兒,畢竟這一路下撤到底便是營地,到了營地一切便好辦。下山的路,仍然那么泥濘,SASA走得越來越慢,終于,她停了下來,說,我走不動了,并且告訴我,她已經出現呼吸困難、惡心、頭暈目眩的癥狀。這明顯是體 力透支前的癥狀。我趕緊卸包,拿出地墊讓她坐下,又從包里拿出水和干糧,讓她無論如何都吃點東西。隨著休息和補充能量,SASA感覺逐漸好了起來,這時, 天已漸漸暗淡了下來, SASA覺得累,不想走。經過連哄帶騙,她終于起身繼續上路。
剩下的路不長,不過每一米都覺得很漫長,我能理解SASA此時是咬著牙在堅持,不過此時,所能做的除了堅持,別無他法。
......
終于,下午四點半,我們聽到了隱約的人聲,營地就在眼前......

草海
有顆感恩的心,人會活得更輕松;有顆好奇的心,人會活得更鮮活。
       2011年10月4日,艷陽高照的一天,昨天走得太累了,今天便起得很晚。
       按照計劃,今天要輕裝一日紅星海來回,不過考慮到昨天的情況,決定讓SASA休整一天,好恢復體力。今天主要的任務就是:閑逛、曬太陽。
         小密、麒麟一伙按計劃吃過早飯和其它隊伍一起輕裝前往紅星海,偌大的營地只剩下寥寥幾個人。睡足吃飽后,我們燒起了一堆篝火,用來烤烤昨天被雪沁濕的衣服和鞋子。 烘烤完畢,收拾妥當,我們計劃到周邊隨便走走。沿著紅星海的方向,我們信步閑游,一路風景迤邐,流水潺潺。半途中,路過一個營地,便進去和驢友聊了會天,喝了幾杯馬茶。正是午飯時間,在茅舍前我們簡單地吃了些干糧,又躺在草地上休息了許久,歇畢,又向前逛了幾百米。由于計劃明天要經此上紅星海,因此便不打算繼續往前走。
         回去的路上,又經過了紅星海,便又順手拍了幾張照片?;氐接匾咽竅攣縊牡惆?,于是便開始不緊不慢地操持晚飯。不多久,小密一伙陸陸續續地回到了營地,卻唯獨不見麒麟,難道這家伙又迷路了?一問才知,由于今 天的路程較遠,而且爬升較多,麒麟在后半段體力不支,落在了后頭。真是悲摧??!不過想來也是,感冒未好,經過這么大的運動量,難免體力不支。等了許久,麒 麟終于回到了營地,一見面便一副苦命樣說道,給一粒感冒藥。原來早上出發前,他吃了粒感冒藥,感覺不錯,沒覺得有問題,等到下午藥力退去,癥狀便又開始出 現,不過,他還是堅持走完了全程。
         麒麟、小密一伙明天要由七藏溝出山,今晚是我們一起的最后一頓飯,因此大家把能吃的東西都拿了出來,享受最后的晚餐。
         吃飯、燒篝火、喝茶、聊天,又是愜意的一個晚上......

草海紅星海
 快樂是沙灘上的貝殼,用心找,總會有的。
2011年10月5日,今天又是陽光明媚的一天。
 按原計劃,今天大部分人馬將沿七藏溝回撤,結束此次的行程。我和SASA昨天便已決定今天獨自上紅星海,走另外一條線路,從黃龍出。臨行前,大伙拿出了多余的食物,在一番挑揀后,我們裝了滿滿一袋。這一袋食物將支撐我們后三天兩人的伙食。
          戰友雖然走了,我們還需努力,趁著這大好陽光,SASA開始指使我在零度的溪水里洗鍋涮盆,洗襪子,洗雜物,洗完以后,由她親自來晾曬,并留影紀念。是多么忙碌的一個早上!在一切收拾妥當后,我們背起滿滿當當的行囊,開始向紅星海出發。前往紅星海的路是一條漫長而緩慢上升的路,路上很安靜,偶爾看到零星的鳥兒和三兩從紅星海下撤的行人,SASA今天狀態很好,不緊不慢地跟隨著。我的狀態也好得出奇,雖然背包奇重,卻感覺有使不完的勁。
下午三點半左右,我們到達了一個寬廣而平坦的草地。又過了將近一個小時,我們已經能遠遠地看到了紅星海的埡口。太陽還高高地掛在天上,看來今天可以好好享受一下扎營的樂趣了。
          我們選擇了一個離小溪很近的營地扎營,在離營地不遠的地方,支起了一堆篝火,接著就是取鍋做飯,烤火聊天……
          晚上山里的氣溫很低,星星也特別的清澈和明亮。躺在帳篷里,耳邊聽著嘩嘩的水流聲,這一夜,安詳的睡夢!

紅星海
      2011年10月6日,昨日在到達營地后,休整補充得很好,一夜水聲伴我酣睡如泥,第二天起來頓覺精力充沛。由于昨日沒來得及上紅星海,因此今天計劃上紅星海溜達一圈,并在原地再扎營一天。 我的骨子里是滲透著冒險的因素的,關于這點,我也是在從事戶外活動后發現的,隨著時間的流逝,我越來越確定這一點,也開始意識到,我需要調整自己的這些沖動,畢竟,老天不能總是抽空來眷顧我。         在我們眼前有兩個埡口,一個是左手邊的埡口: 這兩個埡口一個是通往紅星海,一個是通往九龍的,按計劃,我們需要先去紅星海看海子然后原路返回,第二天接著翻另一個埡口從九龍出??墑?,哪個埡口是通往紅星海呢?由于事先計劃跟著馬隊走,自己并沒有多做攻略,所以,我也不知道。         由于營地離右邊的埡口較近,且有明顯的道路,于是我們便決定爬此埡口。此埡口海拔將近5000米,從營地到埡口是一條漫長的路,由一系列的平臺組成,這種路 對于徒步者來說是一種挑戰,因為無數次你以為埡口快到了,結果爬上去一看,更高的一個埡口在不遠處等著。  經過2個多小時的爬升,我們終于到達了埡口,可是眼前除了一條下坡的路,并沒有傳說中的海子??蠢次頤塹難≡袷譴砦蟮??;購媒裉焓喬嶙芭郎?,體力消耗也不 太大,就當熱身好了。既然知道這個埡口不是通往紅星海,那剩下的一個埡口自然就是了。由于明天計劃要出黃龍,如果今天不去紅星海,明天估計就沒有機會了, 于 是我征求SASA的意見,她很爽快地同意了到達營地后,繼續爬紅星海埡口。很多時候,眼前這個女生很是讓我佩服,她的體力并不是太好,不過她有一種龜兔賽 跑的精神,再長再難的路,慢慢走,一點點前進,一點點堅持,不輕言放棄,最終總是能完成看起來對她異常艱難的路程。         回到了營地,我們發現帳篷內的東西被人翻過,仔細一 查,別的東西沒丟,就少了放在帳篷邊上的折疊水桶。幸好我們把貴重物品都隨身帶著。我當時便猜測應該是有新的隊伍來到附近的營地。果然,在附近的傳統營 地,我看到了十多個驢友帳篷和一個藏民帳篷,我的那個折疊桶正放在藏民帳篷旁。不管怎么說,看到有人來到, 我還是蠻欣喜的。我走了過去,和帳篷里的一個女藏民打了招呼,說桶是我的,這時從帳篷里鉆出一個男藏民,見狀忙解釋說,因為沒看到帳篷里有人,他們以為是 有人拋棄的,所以就拿了桶。唉,沒丟啥東西,我也就接受了這個解釋,和他們一番攀談后,回到了自己的營地,另外,談話也印證了我的判斷,另外一個埡口確實 是通往紅星海的。         稍作休整后,我們開始向正確的埡口出發。這個埡口較陡,不過爬升不大,垂直高度估計在200米左右。不過,由于上午的體力消耗,此時我們只能慢慢爬。幸好一路上有三兩的驢友同行,倒也不會覺得寂寞。     終于,經過將近一個小時的的爬升,我們翻過了埡口,看到了傳說中的紅星海。    在這個世界上,最美的湖泊無疑是那些綴落于雪山胸前的“海子”,這些海子不但寧靜、清澈,而且和雪山、藍天靠得那么近,彼此相映成趣,讓人有種如臨圣境的 感覺。類似于紅星海,我還曾經游歷過蓮花湖到伍須海埡口下的天池還有那讓我一夜凍得哆哆嗦嗦的葫蘆海,這些被雪山高高舉在胸前的圣湖給予我的不僅僅是美, 更是一種接近天堂的感覺。   紅星海絕對是一個值得駐足一天的地方,可惜我們的扎營裝備都未背上來,而此時,在一番流連之后,天色漸晚,于是我們便收起興致,打道回府。         撤到山腳下,另外一支隊伍的營地里已經飄起了炊煙,我們也要開始做飯了,經過這一天的折騰,體力消耗不少,肚子也早就咕咕叫了。

紅星海黃龍
兩個人相處,矛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對對方失去了信心。生活中,困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對生活失去了信心。你所擁有的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也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少得多,因為,路就在那里,快樂就在那里。         今天2011年10月7日,是徒步的最后一天,剩下的路我們并不熟悉,于是我們便跟著附近那支隊伍走,他們計劃今天從黃龍走出。         按照老傳統,我們起得晚,自然就出發得晚,等我們出 發的時候,前面的隊伍已經出發了半個多小時,我們只能遠遠地看到幾個彩點在山間蠕動。對于這個埡口我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畢竟昨天已經爬過了一次。不同的 是,昨天是輕裝,今天是重裝。幸好這兩天來,我們把食物基本消耗干凈,這背包的重量也輕了不少。    下午3點,我們走到了一條河前,前一支隊伍的人都在這里休息著。         穿過這條河,緊接著翻過一座不高的山頭,后面的路又是一路下撤。下午5點多,我們到達了黃龍機場路口,在那里我們坐上了一輛開往松潘的小車......         時間久了,記憶就會淡了,但是每次回想起來,快樂卻依舊那樣,很清晰。 ?  

相關線路推薦

發表評論

提交 驗證碼:
陽光價格 同類產品,保證低價
陽光行程 品質護航,透明公開
陽光服務 專屬客服,快速響應
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保證援助